澳门金沙互联网娱乐平台网站

人民网热帖(转)——偃师市国土资源局截留挪用400多万元国拨专款给单位职工搞福利

作者:卫持    发布时间:2019-05-09 01:14:01    

河南偃师共青开发区古路沟村民、施工队代表联名举报—— 偃师国土局截留挪用土地复垦国拨专款400多万元 村干部无力还债多次遭绑架 施工队老板倾家荡产流浪他乡 2009年05月19日08:36  来源:人民网-社会频道   编者按:日前,人民热线接到了署名“河南偃师共青开发古路沟全体党、干、群众代表”的来信,反映了2005年偃师市国土局截留挪用古路沟村土地复垦国拨专款400多万元的情况   偃师市国土资源局截留挪用400多万元国拨专款给单位职工搞福利   人民热线:   起早贪黑、爬坡受累、筹集贷款,辛辛苦苦干了两年约110万方的土方工程量,现在却以国家没有认定、土地复垦款没有下拨为由,截留挪用400多万元国拨专款给单位职工建楼房、发补贴——这件稀罕事就发生在我们河南省偃师市国土资源局,被坑苦了的古路沟村民、施工队人员真是欲哭无泪,痛心疾首!   辛苦两年 我们本应得到415.8万元的工程资金      我们古路沟村位于偃师北部的邙山岭上,全村2500多亩耕地大部分属于坡岭旱地,全村10个村民组1683口人散居在三沟八岔中   1998年12月,偃师市政府向国土资源部申报了偃师市邙岭乡、山化乡等乡镇15310亩土地复垦工程项日经国土资源部审批,该项目区规划土地面积728.62公顷,预算总投资1536.43万元项目由河南省国土资源厅承担,偃师国土资源局具体实施作为黄河流域治理的重点区域,我们偃师市共青开发区古路沟村囊括了本次土地开发整理项目60%的受益工程,涉及面积3000余亩   2000年7月,在村干部的号召下,全村群众纷纷响应,打地埂,平土地,干得热火朝天,许多施工队也纷纷跟我们村委签定开了土地复垦工程合同因为国拨专项资金没有到位需要垫付工程资金,村干部、施工队只好四处借贷,群众自发集资,使得各项工程顺利进展从2001年初到2002年底,在我们村民与有关工程建设方的大力整治、积极配合下,由我们村承包实施的北区、东南区、大坝等土地整理项目相继竣工,共完成土方工程量约110万方,按当时土方工程3.78元/立方的承包价格核算,我们应得到415.8万元的工程资金   工程款迟迟不见影踪 多次讨要推说“上边没拨款”   2005年5月,偃师市北部土地整理项目全面竣工,上级有关部门也已合格验收,土地建设项目国拨专款早已划拨到位,别的村已开始陆陆续续的领到了项目款,可是涉及我们村的400多万元工程款却迟迟不见影踪!数年来,我们多次找偃师市国土局讨要,他们说上边还没有拨下来我们又相继到省国土资源厅、洛阳市国土资源局查询拨款事宜,得到的答复是:国拨款项早已划拨给偃师市国土资源局!我们遂又追款到偃师市国土局,该局先是仍以“资金还没有下拨到位”等理由敷衍搪塞,而后又以“你们的项目国家没有认定、400多万元工程款早已返回国库”等借口百般抵赖迫于无余,我们村民选派代表将此事反映给上级主管部门领导和多家媒体终于,偃师市国土资源局于2006年12月初通知我们去领取土地复垦工程款项   伪造村支书签名 236万工程款变“作废白条子”   然而,在领取了数十万元的复垦开发质保金后,我们村却莫名其妙地领到了8张开具共计236万元被“作废”的“白条子”,上面竟有村党支部书记韩现章的伪造签名当村有关负责人质问这236万元哪里去了、这些曾入过账的收据又为何被作废时,该局有关负责人解释说,你们村的项目工程根本就没有被认定,这些条子只好被“作废”!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我们村的项目没有被认定,为何偃师国土局要把我们村的工程项目作为“偃师市北部土地整理项目”示范点多次接受国家和省市的验收呢时任河南省国土资源厅的魏丹宾处长、偃师市副市长齐保欣在视察我村工程时,为何被村干群借贷集资、战天斗地、改造家园的精神大为感动呢偃师市国土资源局领导在上级领导面前承诺的,“在国家款项还没有到位前,我们已经先期垫资 100万元支持古路沟村复垦工程,请领导放心”难道仅是他们上骗领导、下哄百姓的一句空话吗如今在我们村的复垦整理项目区内,“偃师市北部土地整理项目”公示牌上所列的“该项目涉及邙岭乡古路沟村、山化乡关窑村等’6个行政村,项目区土地总面积728.62公顷,预算总投资1536.43万元”又该作何解释呢   气急的群众再次向媒体记者求救在偃师市委宣传部门的督察下,偃师市国土资源局决定以其他非土地复垦工程名义给偃师巾邙岭乡划拨100万元,由其出面协调我们村里土地复垦工程款事宜,而目前实际划拨到我们村的也只有40万元,仍有360余万元欠款拖到现在不能兑付!   村委会成了讨债场 村干部们只好东拼西凑、左躲右藏   多年来,为讨要工程款,我们古路沟村干部以及施工方责任人真算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可是至今也没有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为了还欠款,村干部们只好东拼西凑、左躲右藏,无力也无心发展农业生产,现在已经是负债累累,举目无亲!每天来村里要账的人排起了队,堵住了门,村委会成了讨债场,村干部走到哪里讨债人跟到哪里,村干部们想方设法为村里争取来点资金,本想发展村务经济,可钱还没拿到手就被讨债人分个精光!没钱给讨债人付账,村集体生产的核桃、小麦等粮食作物及能值钱的东西也全部被拉去抵债!更让人伤心的是,他们要不到钱,就用要挟、恐吓、绑架等手段来解决,村党支部书记韩现章及其妻子、两个儿子,先后被讨债人绑架7次!村委主任被绑架2次!就这样,一心为村里办实事的韩现章支书因为多次向上级讨要欠款,被领导们认定是“不法分子”,一会儿被市纪委传唤,一会儿被“双轨”,被讨债人认定为是欠账不还钱的“骗子”,逼得他含泪痛心写下“辞职书”!   来讨帐的施工队老板也是有苦难言现在,他们已明白了我们无力还款的真相我们知道,他们也是被要钱的农民工逼得走投无路啊!施工队老板赵长印是偃师城关镇新城村人,今年已年近六旬,因我们村欠他50万元土地复垦工程款,他无法面对来讨帐的农民工,长年躲住木材公司招待所,家近在咫尺却不能回!最惨的是湖北一姓郑的老板2006年11月,他来跟老村长、原工程负责人闫同法讨要工程款,结果不幸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仅治疗费用就花去我们村近4万元而后在其疗养期间因旧病复发不幸病故我村,结果村里又陆续花去近万元为其火化、安葬!从河南巩义来要账的老板张应成,因欠农民工30万元上钱被诉诸法院,家门被封,他只能常年流浪在外他的三个孩子因为读不起高中辍学当了洗车工,大年三十晚,他偷偷溜回家看了年过八旬的父母一眼,算是尽了一份孝心,天刚灰灰明就又跑了出来他说:“我现在过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呀!”现在他已流浪在外5年,身边还带着一个要张嘴吃饭的老汉程亮民,程亮民说:“张应成欠我儿子10万元工程款不还,我儿子现在不管我吃喝,要我跟他要钱,我不跟着他可怎么活呀!”   外欠平头百姓钱 却给内部干部职工搞福利   即使这样,偃师市国土资源局有关领导依然不顾百姓的疾苦、不顾施工队老板的死活、不顾更多受害人员的饥饿冷暖,从毁灭证据掩盖事实、拒不认可实施工程,到无奈认定后变戏法般地将部分款项转至邙岭乡财政所,直到今天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平头百姓也最终没有彻底拿回应得的款项!如今,该局为干部职工在洛南新区新建了高层住宅楼,并且每位干部职工补贴3万元时,村民们得知后更是义愤填膺!我们不明白,国家干部们的安逸享受难道就是这样建立在老百姓们的痛苦之上吗   土地开发整理历年来一直受到国家各级领导特别是农业部、国土资源部等部门的高度重视,2005年2月7日, 国土部在《关于加强和改进土地开发整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在项日实施过程中,各有关单位要加强资金使用管理,硬化预算约束严格执行专款专用、专项管理、单独核算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超支出范围和标准开支,更不得截留和挪用项目资金……”我们这些讨薪的受害者就是弄不明白:国家、地方出台法规三令五申,禁止类似的现象发生,可是为什么这些部门的领导就是敢斗胆顶风违纪、无视国家法律呢被偃师市国土资源局截留挪用的400余万土地复垦款,何时才能如数归还给我们这些出力流汗的老板姓呢!        河南偃师共青开发古路沟全体党、干、群众代表 施工队代表   【来函答复】洛阳复函:偃师国土资源局团购商品房没动一分公款 想当初,古路沟村骗遍全中国,我就是受害者之一!现在说这个,玩儿呢 ding 关注! 把承包工程时请客送礼发红包的事也抖露出来! 要揭就揭个彻底 洛陽市政府關於反映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截留挪用土地復懇國撥專款問題的核查報告 洛陽市政府關於反映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截留挪用土地復懇國撥專款問題的核查報告   人民熱線:   2009年5月7日,接到貴中心發來請求對“偃師市古路溝村村民,施工隊代表反映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欠其400多萬元土地平整款”進行核實的傳真我市領導高度重視,責成偃師市政府認真調查,積極處理現將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偃師市北部土地整理項目是2000年11月由偃師市人民政府立項,2001年10月經財政部,國土資源部批准(財建[2001)607號)設立的國家土地整理重點項目,核定批准預算總投資1536.43萬元項目於2001年2月開工建設,2005年5月竣工並通過國家級驗收   一、古路溝村反映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欠其400多萬元土地平整款的由來   早在偃師市北部土地整理項目實施前的1995年,共青團偃師市委實施“偃師市共青開發工程”,區位位於古路溝村,當時該村在外地組織了多支施工隊,實施了部分土地平整工程,后由於缺乏資金而中途流產,該村因此欠下了巨額工程款,使各個施工單位蒙受了巨大損失,不少工程隊因此而破產,工程隊因討賬不成曾數次綁架該村支書韓憲章及家人曾在1998年9月16日被參與共青工程的武漢市新洲區的劉文革和汪志強綁架,1999年7月3日又將韓憲章之子韓喜濤綁架   2000年,偃師市政府向國家申報土地整理項目時,該村此時就盯上了國家的這筆資金,想借此填補實施共青工程時所留下的債務窟窿多次聲稱前期已經完成了400多萬元的投資,提出讓偃師市國土資源局在北部項目中支取的要求偃師市國土資源局認為:共青工程是土地整理項目立項前古路溝村所實施的,土地整理項目是在共青工程后才立項並獲國家:財政部、國土資源部批准的兩者根本就是兩碼事在土地整理項目的實施過程中,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是以招投標等方式確定的施工單位,並與之依法簽訂了施工合同,整個項目資金是封閉運\行的,土地整理項目資金與古路溝村並沒有直接的經濟關系   二、關於200多萬元收據的情況   2001年2月,偃師市北部土地整理項目在資金尚未到位的情況下,偃師市人代會把其確定為當年的市重點工程,為保障工程順利實施,偃師市國土資源局先期籌資200多萬元倉促開工,韓憲章一再要求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支付共青工程實施款,當時考慮到該村經濟貧困,而且共青工程確實做了一些土地平整工程,項目實施也需要村裡的支持和配合,也想借土地整理項目給該村解決一些困難,緩解該村工程欠款壓力(J因當時土地整理的政策尚不配套,偃師市國土資源局就先讓村裡陸續開據了8張共200多萬元的票據,但並未實際支付后韓憲章經常討要,偃師市國土資源局於2003年8月,以(偃土文[2003]23號)文件《關於偃師市北部土地整理項目古路溝標段立項前所完成工程量問題的請示》上報到省土地整理中心,請示能否將立項前古路溝村在項目區已完成的部分土地平整工程量予以認可,省中心《關於偃師市北部土地整理該項目古路溝標段立項前所完成工程量問題請示的批復》(豫土整理項[2003]6號)明確答復:“古路溝村立項前所完成工程量與偃師市北部土地整理項目無關,且項目資金為專項資金,並通過招投標確定施工單位,應做到專款專用,對該村於立項前在項目區完成的部分土地平整工程費用不同意從本項目資金中撥付”所以在項目竣工驗收后,偃師市國土資源局將其所開收據作廢並退回該村   三、關子支援該村新農村建設150萬元資金   鑒於該村因這個問題長年上訪,為了大局穩定,同時也滿足該村新農村建設資金援助的請求,偃師市國土資源局陸續直接或通過鄉政府以其他形式為其支援資金150萬元其中35萬元直接撥付給該村用於打農用井,邙嶺鄉政府為其調濟資金115萬元用於該村“三項整治”   四、關於偃師市國土資源局用項目款在洛陽建設家屬樓問題   該問題純屬無中生有偃師市國土資源局在洛陽以團購方式聯系購買商品房,本著志願原則,由需房職工出資購買,余房向社會出售,多數職工並沒有購買.團購商品房沒有動用一分錢公款                          洛陽市人民政府                          二○○九年五月十三日 原帖由 flameindarkness 于 2009-5-19 11:09 发表 把承包工程时请客送礼发红包的事也抖露出来! [s:68] [s:68] [s:68] [s:68] [s:68] zhongjiwei该插手了   伪造村支书签名 236万工程款变“作废白条子”   然而,在领取了数十万元的复垦开发质保金后,我们村却莫名其妙地领到了8张开具共计236万元被“作废”的“白条子”,上面竟有村党支部书记韩现章的伪造签名当村有关负责人质问这236万元哪里去了、这些曾入过账的收据又为何被作废时,该局有关负责人解释说,你们村的项目工程根本就没有被认定,这些条子只好被“作废”!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我们村的项目没有被认定,为何偃师国土局要把我们村的工程项目作为“偃师市北部土地整理项目”示范点多次接受国家和省市的验收呢时任河南省国土资源厅的魏丹宾处长、偃师市副市长齐保欣在视察我村工程时,为何被村干群借贷集资、战天斗地、改造家园的精神大为感动呢偃师市国土资源局领导在上级领导面前承诺的,“在国家款项还没有到位前,我们已经先期垫资 100万元支持古路沟村复垦工程,请领导放心”难道仅是他们上骗领导、下哄百姓的一句空话吗如今在我们村的复垦整理项目区内,“偃师市北部土地整理项目”公示牌上所列的“该项目涉及邙岭乡古路沟村、山化乡关窑村等’6个行政村,项目区土地总面积728.62公顷,预算总投资1536.43万元”又该作何解释呢\"\"    不得截留和挪用项目资金 在项日实施过程中,各有关单位要加强资金使用管理,硬化预算约束严格执行专款专用、专项管理、单独核算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超支出范围和标准开支,

 

Copyright © 网站地图